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新畫皮-1

阿玲一邊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,一邊打著呵欠。 ;我們睡覺吧!;阿玲對旁邊正津津有味地看著電視的有恆說。 有恆拍了拍阿玲的臉,笑呵呵地說:;我想看完這部電視呀,小懶豬,要不,你先去睡吧,好不好?; ;嗯,;阿玲揉著眼睛站起來,向臥室走去,邊走還邊說,;記得關煤氣。; ;唔,知道啦。;有恆也沒聽清阿玲說什麼,胡亂應著。 看完電視已經很晚了,有恆關上電視,看見床上的阿玲睡得香香的,於是在她的額頭輕輕吻了一下,躺下睡覺。 有恆覺得頭很重,昏沉沉的。 想著還要起來上班,他勉強睜開眼睛,卻發現眼前一片雪白,是那種刺眼的白。 一時間有恆想不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他也不明白自己是在哪里,不是昨晚在家裏睡覺嗎?對了,阿玲呢? 有恆再次睜開眼睛,他聽見耳邊有個熟悉的聲音:;小恒醒了!; 是母親。 母親拉住有恆的手,臉上有著欣喜,父親站在母親的身後,旁邊,還有一群穿著白大褂的男男女女。 這裏分明是醫院。 有恆吃力地問母親:;這是怎麼了?; ;哎呀,你們真是不小心,液化氣漏氣也不知道,幸好一早你爸去找你拿你上次幫他辦的那個老幹部學習證,要不;;;母親說著擦拭起眼睛來。 ;阿玲呢?;有恆一下子緊張起來。 ;阿玲呀,她已經出院回家了,她媽生氣了,說你沒照顧好她。;母親小聲地說。 ;哦,;有恆有點慚愧,確實是自己不好,;沒事就好。; 放下心來,有恆一會兒又睡著了。 有恆很快就沒事了,母親和父親卻執意把他接回父母親的家去休養,其實,有恆更想快點去接阿玲一起回自己的家。 回到父母那邊後,兩位老人忙著買些東西給有恆補一補,一齊出門去了。 有恆給阿玲家裏撥了個電話。 電話是阿玲接的,從聲音聽起來,阿玲恢復的應該不錯,她很開心地讓有恆在父母那邊多住些日子,好好休養一下。 有恆問阿玲:;是不是你媽生氣了?不讓你回去,所以你讓我在父母這邊多住些日子?; ;看你說的,我媽能管得了我嗎?;阿玲嗔怪地說,;她是有些生氣,不過呢,我讓你在你媽那多休養一下是因為我懶,我也想休息一下,不想照顧你!; ;那好吧,等過幾天我就去接你。; ;不用,過幾天我回去的時候給你打個電話,我們一齊回,省得接來接去!; ;好,就這樣說定了啊!; ;定了!; 有恆放下電話才放下心來,安安樂樂地躺下來等著父母來餵養。 親和父親進門時臉色有些不對,有恆一看就知道老兩口又鬧了點口角,他忙從沙發上爬起來,去接母親手中的藍子。 ;呵呵,媽,又生爸的氣了?; ;啊?;母親臉色緩和了一下,;沒有,誰有空和那倔老頭生氣呢!; ;就是就是,誰有空和一個不講理的老太婆生氣呀?;父親哼哼著,背著手,一副不屑的表情。 ;你又想吵架呀?;母親插著腰,瞪著父親。 ;啊?;父親忙把背後的雙手伸出來搖晃著:;不想不想。; 有恆忍不住要笑出來,他看見父親向他擠著眼睛,母親卻勝利似的走進了廚房。 有恆在父母的勸阻下,還是堅持回了自己的家。 母親的臉色異常難看,父親似乎想說什麼,卻又沒說出來。 但是有恆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,阿玲打電話來說,她已經回到家了,讓他早點回去吃晚飯。 有恆早就休養好了,哪有什麼事?只是母親擔心多罷了。 回到家,阿玲已經做好了晚飯在等他了。 有恆有些歉疚地將阿玲抱在懷裏,他覺得阿玲的臉色不太好看,有點發青,一定是液化氣中毒還沒有完全恢復。 阿玲倒是很溫柔依在有恆的懷裏。 吃完飯,有恆搶著洗了鍋碗,又把家裏打掃打掃。 阿玲去洗澡的時候,有恆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,問了一下吃過沒有,有恆說吃了,母親哦了一聲,好象有點心不在焉,然後很快就放下電話了。 洗完澡,有恆和阿玲早早就躺下,有恆將阿玲抱在懷裏,阿玲的身上有些涼,但是有恆覺得很舒服,以前,有恆覺得阿玲身上比他熱。 有好多天沒見了,有恆抱住阿玲不由地衝動,他開始吻阿玲。 阿玲的嘴唇也是涼涼的,有點腥甜的味道,這在以前是有恆沒有發現的,這種腥甜的味道讓有恆更加衝動。 有恆許久以來都沒有這樣狂熱過了,人家說:小別勝新婚,看來是真的。 有恆輕輕撫摸著阿玲的身體,阿玲的身體也是涼涼的,很柔軟。 阿玲的身材一向很好,只是有點瘦,平時有恆撫摸阿玲時總笑她太骨感,可是現在,阿玲的身體光滑而柔軟,沒有骨感,這讓有恆有些奇怪。 他看了看阿玲的身體,阿玲正微微閉著眼,但是阿玲的身材好象沒那麼好了,曲線沒那麼優美了,感覺是好象身體有些浮腫。 有恆有點難過,他想這一定是由於液化氣中毒還沒修養好的緣故。 阿玲這時發現有恆在看她,於是伸出手來纏住有恆,熱烈地將身體貼上有恆,將唇湊近有恆的唇,近乎有些瘋狂地吻著有恆。 阿玲很少這樣主動的,這讓有恆更加衝動,他不顧溫柔地開始動作。 阿玲的身體裏也是涼涼的,但是涼的很舒服,好象也更柔軟,有恆在激動中體驗著一種全新的感覺。 有恆喘息著扒在阿玲身上。 今天的經驗有點奇怪,有恆心裏暗暗稱奇,今天的做愛好像是和另外一個女人,不象以往和阿玲做愛時的感覺,阿玲沒那麼主動,也沒那麼激烈。 有恆扒在阿玲的身上很舒服,軟軟的。 有恆就這樣都快睡著了,阿玲也沒象平時那樣罵他是胖豬,那麼重,還不快下來,而是任由有恆扒著。 有恆在半迷迷糊糊之間,想起來這樣會壓累阿玲的,於是想翻身下來,就在他翻身時候,他忽然感覺自己好像是躺在一張水床上一樣,有點忽悠悠地。有恆不由睜開眼來看了一下,可是,有恆看見了什麼? 有恆差點叫了出來! 睡在有恆身下的阿玲,臉變成了平的!沒了五官! 而頭像是一個灌著水的半透明水袋!水袋裏流動著有點黏稠的液體! 有恆一下子從半睡夢狀態醒來!他有點狼狽地從阿玲的身上滾下來,他聽見阿玲有點模糊不滿的嚷嚷。 再看阿玲,卻正半眯著眼看著他,一副不滿的模樣,卻哪有什麼剛才看到的景象! 有恆早上起來的時候,阿玲已經煮好了早餐。 吃完早餐,有恆照常去上班,阿玲卻說病假未到期,沒去上班,於是有恆自己出了門。 在樓梯口,有恆看見鄰居的老張,笑著和他打了個招呼,老張問有恆:;怎麼樣?你現在沒事吧?節哀順便吧!; 有恆呆了一呆,老張已經搖著頭走掉了。 有恆看了看手錶,時間有些來不及了,忙騎上自行車沖了出去。 到單位的時候時間剛剛好,有恆將自行車放在車棚,走進了辦公室。 辦公室裏的劉姐和小王正在笑嘻嘻地閒聊著,看到有恆進來,兩人立時停住了笑聲,有點尷尬地對望,然後劉姐訕笑著問有恆:;這麼快就上班了?; ;是的,沒事了。;有恆笑笑。 小王拍了拍有恆的肩膀:;節哀,保重身體吧!; 有恆奇怪的看了小王一眼,小王忙裝作沒看見的樣子走回自己的坐位上去,劉姐也訕笑著走回了自己的坐位。 有恆覺得自己不過是生了一場病,怎麼每一個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呢? 下午,有恆出去辦了點公事,辦完事的時候看看時間不早了,想著回到辦公室也快下班了,不如就直接回家算了。 回到家天還算早。 有恆掏出鑰匙打開門,阿玲沒在客廳裏。 有恆換了拖鞋,走進家裏,臥室也沒有人,廚房裏也沒有人,陽臺上也沒人,有恆想阿玲是不是出去買菜了,正想著,忽然發現洗手間的門半掩著。 有恆不由地偷偷地走到洗手間門口,他想看看阿玲在幹什麼。 只往洗手間裏看了一下,有恆就呆住了,他站在那裏,大氣不敢出,呆呆地望著那令他難一相信的一幕。 洗手間裏站著的那個簡直不能叫人,只是一個模模糊糊人形的東西。 象個巨大的充滿了水的熱水袋,那熱水袋是直立的,在熱水袋的下半部分被分開了兩個岔,就象人的腿那樣,只是,那是兩條不分大腿小腿的,一樣粗細,象兩根柱子一樣的東西。 那個熱水袋在鏡子前站著,它還不斷左右扭動著身體,動作有些笨拙。 隨著那個熱水袋不斷地扭動,熱水袋的兩側慢慢分出兩條手臂一樣的柱狀物,那柱狀物的終端處開始變成偏平的,象手掌一樣,然後,那掌端就分出五個圓柱,分明是手指啊! 右邊的手狀物笨拙的伸出來,將五指動了又動,靈活起來,然後抓住左邊那手臂狀的柱,上上下下的揉著,那左邊的柱狀物就慢慢變得有形在狀起來,那儼然就一根手臂啊! 有恆渾身不停地冒冷汗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惡夢。 左邊那根柱狀物已經很象手臂了,不!就是一根手臂!女人的那種白嫩嫩,圓圓潤潤的手臂,手臂上還有淡淡的汗毛。 然後,左邊的那只手慢慢伸出去,開始在右邊的柱狀物上揉,右邊的於是也變成了手臂的形狀。 然後,那兩只手開始在身上揉,那水袋狀的東西就慢慢變,慢慢變,慢慢變成了一個女人的身體,有凸有凹,有曲線優美的臀部,有凸起的乳峰;; 那雙手臂一路揉下去,一個完整的女人身體就出現了。 只是,在這優美的身體上還頂著一顆看起來軟軟的,像是充滿水的熱水袋一樣。 那雙手臂終於揉完了全身,然後開始揉臉。 只見那手在臉上輕輕揉,在該有鼻子的地方就用手指捏著那水袋向上揉搓,要眼睛和嘴的地方就向下揉捏,像是小時候看見做泥人的在做泥人時那樣,一點點地揉搓,最後,一個粗粗的臉胚就出現了。 那雙手從盥洗臺上拿起一只筆樣的東西,在臉上輕輕滑動,並在眼睛、嘴巴、鼻子處輕輕畫,那張臉就越來越精細了。 那張臉對著鏡子看了看,好象滿意了。
返回列表